万方编剧、赖声川执导-央华时代2015开年大戏《冬之旅》

万方编剧、赖声川执导-央华时代2015开年大戏《冬之旅》
时间:2015-05-22 至 2015-05-24 关注:21043次
价格:¥80-880元   场馆:东方艺术中心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    客服1:客服1 客服2:客服2     客服3:客服3
【热卖中】
选择时间:

更多时间

选择价格:
您选择了:
 
声明:本站严格按照订单付款时间先后顺序依次配票(下订单后30分钟内未付款将视为您自动放弃订购)
内容介绍
订购与配送
支付方式
微信扫描支付
支付宝扫描支付
蓝天野、李立群、赖声川、万方——看上去是有些难以想象的“神组合”,但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1月5日,话剧《冬之旅》首度向媒体公开排练,虽然排练厅里没有灯光,没有舞台布景,但蓝天野、李立群两位老戏骨的表演依然让现场不少观众为之动容,甚至有人悄悄抹眼泪,就连导演赖声川也颇为入戏。
 
《冬之旅》是著名编剧万方的作品,讲述了两个老朋友面对曾经的伤害与背叛,用一生感悟到忏悔与宽恕的艰难。别看蓝天野已经88岁了,可是将近100分钟的时间里,他始终充满激情,演到动情处甚至还有不少大幅度的肢体动作。整场联排下来,坐在椅子上的他显得非常疲倦,干脆把椅子挪到了墙边,让自己可以更放心地倚靠。“这个戏我有感受,万方也有。”说起自己为何如此投入,蓝天野解释说,剧中人的经历他也曾经历过。其实,这部戏的诞生就是因为蓝天野的一句话。两年前,万方跟蓝天野有一次在小剧场里碰到,蓝天野对她说:“万方,你能不能写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这样的戏?”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话刺激了万方,让她有了创作的灵感,有了《冬之旅》。去年8月,这部作品还获得了老舍文学奖优秀戏剧剧本奖。
 
相比于蓝天野的激情四溢,已经暌违话剧舞台多年的李立群在表演上显得更为内敛。他佝偻着身子,迈着不太稳当的步伐,将一个一辈子背着心理重负的老人演绎得淋漓尽致。对于这次和蓝天野的合作,他也觉得很意外,“对我来说,蓝老师那可是偶像级的老师、老师级的偶像,能够同台演出实在是莫大荣幸。”李立群的话听上去有些夸张,但却是真心话。李立群回忆说,他第一次看到蓝天野的表演是在三十年前。当时北京人艺去日本东京演出,他在台湾辗转拿到了日本电视台转播的录像带,“那盘录像带我一口气看了三十多遍,蓝老师风格化的表演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能够和李立群、赖声川合作,蓝天野也觉得是一次特殊的经历,“本来我想借这个戏,看看和台湾同行有什么不同,结果发现其实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是一样的,有很多共同语言。”
 
虽然剧中故事背景是“文革”时期,赖声川和李立群对此都比较陌生。但赖声川认为时代背景并不重要,《冬之旅》的主题是人们怎么面对伤害与背叛,怎么学会去宽恕,“这种情况在任何老朋友身上都会发生,能跟所有人产生共鸣,这才是我们选择这个剧本的原因。”
 
除了两位老戏骨的实力演绎,该剧还邀请了“舒伯特”前来助阵。演出中,一位年轻歌者会根据剧中人情绪起伏、剧情的推进,以现场演唱的形式,间歇演唱舒伯特作品《冬之旅》,有时还会与演员进行交流。这种形式的介入,也让这台两个人的戏有了更丰富的层次和质感。
 
“犯罪的人不可饶恕,那不肯饶恕是不是也是一种犯罪?”剧中人的诘问令人深思,而“忏悔”与“宽恕”这样的话题在纷繁的戏剧市场也显得有些“高冷”,观众会买账吗?出品方央华文化负责人可然说:“如果做赖老师的商业戏肯定会卖得更好,但是我们还是毫不犹豫地投了这部戏,大家都是被它所探讨的‘宽恕’所吸引。”
 
当我们终将老去
文/鹿鸣
 
不得不说,回国半年来的压抑却是由这一部戏拯救了我。能看到几位国宝级人物的合作,本就是一件需珍缘惜福之事。是的,我热爱老人家,他们身上是凝聚的岁月,是历史,是生活一日一日积攒的经历。
 
这是一部讲老人家的戏。人老了会变回弱者。他们终日面对的东西一点一点从未来、希望化为了过去和回忆,眼前只有如何活过明天的无力和抗争衰亡的力不从心。
 
我想起了在纽约看到的Noman'sland,同样是老人家的戏,那两位世界级老演员呈现出的,是一场带有浓重英式风土的关于回忆可靠性的辩证,是一个老人对回忆及自我固若金汤式的防守。而在《冬之旅》中,这两位老人家呈现出的故事,让人感到分外的亲切熟悉,因为它说的就是身边的故事,说的就是我们身边的老人家。
 
赖声川导演的创作,向来梦幻而稍有浪漫色彩,这一点和这个剧本本身相得益彰:我们既分不清舒伯特的歌者到底是出现在金老的梦幻还是现实里,也看不到一般普通故事里绝症对老人生命力的掠夺。
 
在这“日常”生活上的淡然凸显了这两人身上不平常的一点:一段共同的回忆,在两位老人生命里的灼烧。那是令一代人烧灼至血肉模糊的记忆。这部戏却并没有泛泛地停留在对历史的控诉,而是轻巧地避开了空洞的口号,深入时代挖掘出了两个活生生的灵魂。
 
亦秉持一贯的风格,赖声川导演的戏对观众而言并不是幻觉享用。我们不能轻易地放任自流抒发情感——就拿最明显的音乐来说,有时候音乐会间离情感,有时候人会间离音乐。在这情感和理智的收放间,我们被很好地引导进一个适度地带:避开了泛滥煽情的陷阱,从而既能够被人物所打动,又能够思考人物背后的深刻。
 
蓝天野老师饰演的金老是个固执而拒绝原谅的人。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的固执是有原因的:挚友的背叛,牢狱之灾的绝望折磨,一步步促成的家破人亡,他把忿恨记到了历事者中最亲最近的那个人的头上,靠着这份怨怼和舒伯特度日。他当然固执,这份恨因事而起,更是因爱而加深,他一年年在伪装的平静中度过,怨恨早已固化成了他的信念。
 
而李立群老师饰演的陈老,或许前半生如他自述是个懦夫,这后半生却是个勇者。他一次又一次地敲开金老家的门乞求原谅,在旁观者看来其实是非常低姿态和充满诚意的,偶尔的一点小犹豫和小怯懦反而更能体现人物的真实——谁家的老人不会像个自我保护的孩子一样撒个小谎撒个小娇呢?表面上看来是撰写回忆录促成了他来负荆请罪,其实莫不是他的负罪心理促成了这本回忆录呢?那段烧灼的回忆是他后半生无法面对的障碍,为了越过它,他必须得到金老的原谅。
 
其实最令人唏嘘的,莫过于公园里,当两位老人诉说出当年的真相时,我们知晓了当年发生的一切,也对这份善恶有了客观的态度:在我看来,陈老并不是一个恶人,当年的罪责也说明不了任何。须知让一个人面对群体疯魔时的无力,那份对人性泯灭的绝望足以杀死一个人的理智,更何况还有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老陈所做所为当然不磊落,但也是出于崩溃甚至生死边缘的自我保护,不能称之为卑劣。甚至在那段历史中那些疯狂的个人与作为,甚至人类历史上那些值得深究的疯狂时刻,都有着同样的印记:当集体变为罪犯时,犯罪有了它最冠冕堂皇的正义。无知的人不自知,他们深陷其中就是有罪吗?有智的人无力阻止,他们独善其身就是有罪吗?
 
老陈有段自我辩解式的人性论:“人就是这样的”,我深以为然,想必这也是他在后悔与自责中思索多年所得出的结论。然而这样的客观面前,主观的人物们一个认为这是他必究的责难,一个认为这是他必偿的罪过,时代的过错成了个人的背负,时代和个人的悲剧性就此显现。明明是被迫的,或可曰之为“命运”使然,他们却不能自拔——他们已然无法自我救赎,他们只能相互救赎。
 
我们都终将老去。当我们老而无力,连穿衣吃饭都只能依赖于他人帮助时,我们是否还有面对生活的勇气?当我们老而回忆,是否也会有无法面对的曾经?曾经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是否都能坦然以对?当我们临近死神的时候,是否有悔恨,有遗憾,那个时候我们是否还有勇气,用生命所剩下的全部能量去奋力一搏?
 
我们生活在时代的浪潮里,每一代人都有那个时空给他们烙下的刻印,我们必然也是。当我们老了的时候,又有谁能够摸着良心说,我这一生光明磊落,我在恶的浪潮中全身而退,在弱小的人性中保全贞操,在善的道路上长风破浪,清白、高洁、真空,即使在人性的两难境地也绝对没有做过一丝一毫可能有恶性或恶果的事情?
 
这部戏所涉及的人性深处的讨论我以为是深刻的,那份温情和感伤也适合于抚慰那些共同记忆的拥有者。纵观当下的北京话剧市场,我们当然需要年轻的,充满希望和挑战的话剧,为艺术注入更新迭代的活力。然而我们广大的中老年人群,是不是也不应该被简单的忽视和遗忘,甚至成为一并被新生代暴力挑战和攻击的替罪羊?
 
我始终认为戏剧是沟通的桥梁,观众也并不是敌人,戏剧的有效沟通应是建立在和平友善共处的基础之上的。观众里有各式各样的人,他们会需要各式各样的戏。把市场打开,放松心态,我们会看到多种戏剧的共荣。
 
若罪过是不可饶恕的,那不肯饶恕是不是罪过?其实那个德国的教堂废墟已隐喻了这一切。宽恕不等于忘记,就像铭记并不等同于仇恨。和陈老的纠结矛盾相比,金老的固执的恨意似乎略显纯粹了一些。细看其实不然,怨恨之深源于爱之切。当金老受到刺激意欲重燃战火时,陈老病情的消息让一切烟消云散了——其实此处也充满了戏谑:生陈老的气时,金老说过“要忘记一切”这样的话,然而当时面对的人,他最不希望忘记的人却什么都忘了——恨意消散后是满满的爱。
 
两个风烛残年和死神搏斗的老人并肩而坐,一个对另一个说“我爱你”,另一个明明祈求了对方半辈子原谅,此时却只能像个两岁的孩童:“啊?真的我认识你吗?”
 
被冲击了一个半小时的泪点,终于全线崩溃。
买票答疑
提交您的问题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我要卖票 -- 登记您的票源信息

关闭窗口
万方编剧、赖声川执导-央华时代2015开年大戏《冬之旅》
关于卖票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 | 汇款账号 | 合作招商 | 工作机会 | 购买须知 | 网站地图
卖票网上海票务中心 卖票网门店(售票处)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路93号(漕溪公交枢纽站1号门大门口)
订票热线:4008-555-218, 021-61140051 64870278 合作联系:13262519913
卖票网隶属:上海湖申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卖票网 HTML Sitemap Copyright © 2015上海卖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13936号